從小,秋華就對肉鬆有一種莫名的迷戀。
因為父母離異,她就跟著撿破頭爛鐵維生的外婆相依為命。
拮据的祖孫倆常常合吃一碗飯,共喝一碗湯。
在她印象中,她們連淋在白飯上調味的醬油都要省著用,
就算沾在瓶緣的殘汁都要用手指沾起來,趕快放進嘴裡再扒一口飯...
其實附近的鄰居偶爾會送一些吃的用的過來接濟,
但猛吞口水的秋華,都只能看著堅持自食其力的外婆一一婉拒。
她們平常吃的是白飯醬油,而穿的是撿來的舊衣服或重新縫製的布料。
最豐盛的一頓是隔壁鄰居在過年時,愛心送過來的一些年菜和蘿蔔糕。
原本打算婉拒的外婆看著秋華眼裡的渴望,和隔壁小男孩親送的誠意,
她第一次將熱騰騰的飯菜收下了。
就是在五歲那年的團圓夜,秋華和鄰居小哥哥變成了好朋友...

還不到就學年紀的秋華,天天都會在家門口等著小哥哥放學。
然後兩小無猜的兩人,就會一起去爬樹、灌蟋蟀、扮家家酒...
這一天傍晚,照往例小哥哥回自己家丟書包再出來玩。
只見他突然神神秘秘,像是藏了什麼寶貝地摀著手,
小小的身軀還得小心從門縫塞出來,才不會引起家人注意。
小哥哥和秋華開心走到他們常玩耍的樹下,
說要給他驚喜的小哥哥,慢慢攤開手上的寶物。
夕陽在像是堆成小土堆的肉鬆上閃閃發光,照得秋華眼睛都亮了。
遲遲不敢伸手的她,在小哥哥把肉鬆推到面前,
她才小心地捏了一小片海苔,看了小哥哥一眼,然後放進嘴裡吃。
海苔的鮮美酥脆讓秋華不由得囋嘆了起來:「好好吃喔!」
小哥哥也跟著挑了一片海苔吃:「嗯~真的好好吃。」
兩個人相視微笑著,繼續像是尋寶一樣探索著肉鬆的美味。
香酥的肉鬆、營養的白芝麻,通通在兩人小小的味蕾間捉迷藏。
突然惦記起外婆得秋華停下動作:「如果婆婆也可以吃到就好了...」
「那我們再吃一口,妳就可以帶回去給婆婆吃了。」小哥哥貼心地說。
兩個小朋友又各抓了一撮入口,然後滿足地回家吃晚飯了。

不知道是手裡的溫度還是感動,秋華覺得掌心裡的肉鬆好溫暖。
為了怕外婆責罵自己收受別人的東西,她趁著外婆不注意,
用筷子把已經冷掉的飯撥開,偷偷把肉鬆塞進白飯間,
最後再覆蓋回去,天真地以為這樣外婆就不會發現。
當外婆在唇齒間吃出肉味,筷子間隙也發現酥黃的肉屑,
即使在飯桌上不動聲色,心裡卻也明白了幾分。
飯後她要秋華跪在桌前反省,接著要伸手教訓她偷東西的事。
嚇壞了的秋華哭著解釋是隔壁哥哥給的,外婆才停下要揮出的手,
閃著心疼的淚光趕緊掩面進房,留著跪在原地的秋華,
隔著一道牆,兩個空間卻隱隱發出啜泣。

隔天,小哥哥連招呼也沒打的就快速溜進自家,秋華只看到背影。
只比平常多了一點的時間,不一樣的是他反常地換了長袖長褲出來。
等秋華疑惑看著他,而他只是若無其事地回答「感冒了」。
當她伸手要拉小哥哥去玩時,只見他忍著痛楚抽回手肘。
「你怎麼了?」、「不小心在學校摔倒啦!」他閃爍其詞。
「喔...」秋華信以為真的應道。
「那肉鬆...婆婆有打妳嗎?」看著眼睛紅腫的秋華,他反問。
秋華咬著下唇搖搖頭,不久兩個人馬上又開心玩耍去了...
只是他們從沒料到因為這一小把肉鬆,導致後來的分離。
外婆決定搬離原來的地方,為秋華換個環境,
不希望身邊的指指點點再影響秋華的小小心理。

離開舊居的這個下午,秋華眼巴巴等著一直沒出現的小哥哥。
直到載著行囊四輪機車發動,才看到隔壁的小哥哥喘吁吁跑來。
不知怎麼全身髒兮兮的他,把藏在口袋裡的肉乾拿出來給她。
「這是送妳的...」
喘息未平的小男孩或許已經知道,這說不定是最後的見面機會,
下課特地去他們倆常吞著口水在一邊看人家烤肉乾的攤子。
秋華接過還燙手的肉乾,淚光閃閃望著她的小哥哥,卻說不出半個字。
機車毫不留情地開始行進,小男孩亦步亦趨地小跑步跟著,
見人車越來越遠,他還不時大力揮手:「再見...」
直到看不見小哥哥的人影,秋華才含著期盼很久的好香好香肉乾,
熱淚終於禁不住地噗簌簌落下。

*   *   *   *   *   *   *   *   *   *   *   *   *   *   *   *   *   *   *   *

事隔多年,這段酸甜交織的回憶也逐漸被時間沖淡。
但秋華在心裡卻始終愛戀著兒時的肉鬆香,
在機緣巧合下,她又回到了鹿港尋根尋味。
因為記憶太模糊了,秋華還特地問人當時的肉鬆店在哪。
循著當地人的指引,她來到經營三〸多年的「好家香肉脯店」。
似乎是命運捉弄,她身邊的男客人拿著最後一包就賣完的海苔肉鬆。
秋華失望地看著獨鍾卻空空如也的海苔肉鬆桶子,
好像也不打算做其他選擇,還不死心地問店員等下會不會再補貨。
這一個舉動看在旁邊買下最後一包幸運兒眼裡,
他馬上紳士地讓出來:「妳是外地人吧?不然這包給妳好了。」
「這不好吧?這樣你一包都沒有。」秋華不好意思婉拒著。
「不會啦!我住在附近,每天都會經過!」男生大方說。
「是喔...」她盛情難卻地接受了好意。
結完帳,一見如故的兩人提著海苔肉鬆有說有笑地走出店裡...

這是秋華和老公初識的場景。
家偉什麼都好,個性溫和、身體健壯、工作敬業、對家人照顧、
對她更是百依百順,唯一的小瑕疵是...他有點輕微的跛腳,
只聽家偉輕描淡寫說是小時候不小心出了場車禍。
某天,夫妻倆剛從婆家回來,窩在沙發上吃著海苔肉鬆。
家偉還勸著秋華去配碗稀飯或吐司什麼的才不會太鹹,
她只是孩子氣地挑起一小片肉鬆往嘴裡塞。
看著老婆的動作,家偉突然想起腦海裡的某個片段:「我以前認識一個小女孩,她吃肉鬆的樣子跟妳一模一樣。」
見秋華有興趣聽下去,他又繼續說了。
「她是我小時候的鄰居,我們常常一起玩。因為那時她家很窮,有一次我看到家裡有肉鬆,偷偷抓了一把出來給她吃。結果當天晚上就被我媽用藤條抽得像斑馬一樣,痛得要死還不敢叫出來被聽到。」家偉自嘲地述說著可笑的童年往事。
說到一半,他一轉頭只見秋華異常地一臉正經。
「怎麼啦?妳吃醋了喔?」家偉惶恐地試探道。
「沒有啊,怎麼會...然後呢?」秋華急著印證自己心裡的答案。
「喔...其實最好笑的,是她要搬家那天,我還用存了好久的零用錢,去好家香買了一塊剛烤好的肉乾給她。結果怕趕不上她要離開的時間,在路上衝太快,不小心被一台車撞到了...」
「你的腳就是那時候...」噙著淚水的秋華問。
「嗯...對啊!可能是當時醫療不發達,腳傷好了就有點跛,反正又看不太出來,一點都不影響我迷倒萬千少女的帥氣。」家偉樂觀笑著。
原來...那天小哥哥突然回家換長袖,告別時的渾身狼狽都是...為了她...
再也壓抑不住感動的秋華,不發一語地抱著老公痛哭。
緣來...一把小小的海苔肉鬆,維繫了兩個人分不開的命運。
「怎麼啦?我說錯話囉!」一頭霧水的他緊張地安撫秋華。
「沒有...是肉鬆太好吃了,真的好好吃...」

創作者介紹

TUBS-N山寨新聞台

麥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dog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劇情或許虛構 , 但場景卻很真實 , 在三四〸年前 , 肉鬆,蘋果,牛奶,巧克力-------都是普通人家小孩夢寐以求的東東 . 偶而吃一口可以高興好幾天 !
  • 係啊...常聽老人家講古時,這種日常就吃得到的東西在以前都是珍寶,其實很難想像有多艱困。雖然窮到快被鬼拖走的麥兜恩,還是在有限的資源下被養得白白胖胖...端上來的食物只要不臭酸、不是沒煮熟低(生魚片和沙拉例外),太鹹太辣,好養的麥兜恩兜會把他嗑到半顆飯粒都不剩...就是這樣不顧形象才會嫁不出去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3 回覆

  • 蕃茄余小薰薰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鹿港真的有這家肉鬆店嗎?真想去買來吃吃看.
  • 這是麥兜恩之前幫公司客戶寫的...雖然故事純屬虛構,但是肉鬆是真的不錯吃啦!
    好家香肉脯店在鹿港第一市場內,目前已經有網站可以查得到...
    難得平常瞎搞的麥兜恩有感性創作,多多支持囉!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