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的週末天空異常地降下令人不舒服的毛毛細雨

冰冷的溫度像鐵針似地一絲絲刺進皮膚

空盪的一條街似乎只有車子無情地穿流,沒有聲息也沒有呼吸

相隔〸數公尺外的婦產科醫院,似乎陰沉地向我緩緩招手

伸手撫摸著自己微凸的小腹,想到即將要做的那件事就覺不寒而慄 …

我狠下心向前,想著牙一咬睡一覺又是新的一天,就當它沒發生過吧!

初醒的意識迷濛著,刀刃卻彷彿活生生地劃過了我的眼前

不見血腥、來不及淒厲地叫喊,我甚至連半滴眼淚都流不下來

不~這不是我願意的,看著那道不忍卒睹的撕裂,像是閃電劈開了天際

如果還能回頭,如果還能再給我一次選擇,我絕對不會這麼做 …

哪個天殺的王 ………… 老先生,居然敢割本小姐坐騎包的那層皮

這道皮開肉綻的撕裂傷,完全驅趕了麥兜恩來不及發作的週一症候群

濕冷的前夕因為家裡附近的騎樓全停滿,我就只好忍痛停遠一點

想不到隔天竟然就得到了這麼熱烈的見面禮,氣屎我啦!

老胡,我們台中市治安有那麼差嗎?

非常職業道德的麥兜恩,忍痛坐著屁股下比痔瘡磨人的刀疤上班 …

真希望我的椅墊可以像「哈比書套」般,撕掉舊的後又煥然一新

原本心想自認倒楣就算了,但卻不小心想起某年前同樣的停車位置

無辜的椅墊被撬開後,還被心狠手辣的開膛手猛劃了一刀

這段血淚交織的回憶讓我整個清醒,決定不能就這樣姑息下去

麥兜恩在辦公室想了一整天:同一個地方 … 莫非是騎樓下的屋主幹的?

雖然如此,我覺得緝拿真胸 ( 鹽水袋不行唷 ) 還是交給波麗士大人好了

因為除了丟機車外,民女麥兜恩沒啥報案經驗,所以先打電話去問一下

確定了離我家的最近的分局後,還要本人在場才可以!?

下班回到案發現場,自作聰明的麥兜恩完全不打算排除婦產科的嫌疑

於是決定在打手機報警前,先喬裝成名偵探摳難明察暗訪一番

預想劇情:當我進去詢問近況要報警時,他們會心虛地拿出五百塊息事

OS :你明明就一直覺得是他們幹的吧? ( 就地緣關係只是合理懷疑啦! )

後來當我真的走進昏暗的婦產科後,只見一個阿桑走過來招呼

桑:掛號嗎? ( 非常專業地盯著我的便便大腹 )

恩:不是捏~請問這外面之前有聽說機車被破壞的事情嗎?

桑:有啊!晚上有時候會有遊民聚集,有時侯會給人家落黑油

  我們也不希望人家晚上把機車停在這邊,蠻危險的 …

恩:是喔~因為我昨天停在那邊椅墊被割,去年也有一次這樣

  我想說應該是這地方有問題,所以我要報警請他們來加強巡邏!

OS :如果是你們做的,趕快賠錢了事還來得及喔 …( 執迷不悟 )

桑:只是有聽說啦!之前也有警察來巡啊 …

簡單幫阿桑做完口供的麥兜恩,走出婦產科後就馬上打手機

在管區的波麗士大人來之前,我先在案發地點拍照蒐證

萬一敢吃案的話,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~

拍阿拍的,結果發現這個地點還真適合犯案啊!

這個路口自從獅子頭KTV遷移後,整條街也沒落下來

晚上七點左右除了路燈之外,幾乎沒啥光亮和人煙

還有一支看起來沒啥作用的監視器,簡直是治安死角 …

沒多久,警車就閃閃來遲了 … 有冷,然後我就簡單說明案情

波:其實要報案要有特定對象或是懷疑對象,隨機犯案可能算損壞

        而且你說前次發生已經是一年多前了,應該也不是同一個人做的

        基本上這種問題,我們就是只會記錄下來 …

恩 OS :莫非你想吃案嗎? ( 眼神閃過一陣殺氣 )

恩:可是我覺得巧合有地緣關係,說不定只是其他受害人沒反映

       這種機車被破壞的案件,不能備案嗎? ( 依舊和氣地詢問著 )

波: ( 三條線 + 汗滴 ) 可以啊 … 不過你要跟我回警局做紀錄

恩:沒關係!離我家很近 ( 廢話,是管區咩 )

波:你之後有事嗎?沒事一起坐警車過去好了 …

恩: ( 汗 ) 嗯 … 我可以自己騎歐都賣,三分鐘就到了

波:一起搭車過去比較方便 ………….

最後,民女麥兜恩因為椅墊被割坐上了警車

因為坐在警車後座感覺像是被逮捕,於是我決定坐在副駕駛座

恩:這是我第二次坐警車了 ( 改不了四處拉咧的惡習,短短車程也要聊 )

波: ( 全身警戒 ) 你 …… 之前為什麼坐警車?

恩:我也不知道捏~以前在台北工作時丟掉機車

  報案警察先生說要回案發現場,所以他就用警車載我去 …

波:按照規定是要到案發現場查看沒錯啦!

恩:我又不是第一次丟車,之前也只是口頭說說位置就可以了

       專程坐警車去,我還以為台北的警察服務比較好咧!

波 OS : $%&(*@$5p 真是個愚婦 ...

波:其實別說民眾的車了,我們警察的機車椅墊也被割得很慘

恩 OS :警車被割國家會付錢,但小老百姓要自掏腰包捏 …

恩:是喔~有人就是會挑特定的對象吧?

.

咻一聲馬上就到了火車站前的分局

泊車台 ( 服務台 ) 裡的波麗士大人們,用一種狐疑的眼神看我走入

恩 OS :你問啊!幹嘛不問我來幹嘛?我不是被抓來的 …

一臉的疑問什麼也沒說地打量著,害我差點就衝口說明來意

不過礙於老百姓的矜持,我只是交出證件等司機波麗士大人抄寫

偶爾還會瞟到旁邊的波麗士同事們還在偷瞄 … 我真的是清白的

波:我把你的備案寫在工作紀錄本裡面,你先看一下對不對

        沒有錯的話先簽個名,今天所長不在,我去找副所長說明 …

恩:不是做個紀錄就好,需要找主管嗎? ( 我開始俗辣了 )

波:這只是程序而已 …

然後他果然就轉身去找副所長了!?我不想搞這麼複雜啊 …

趁著等待的空檔,我又忍不住手癢拿出相機紀錄 ( 加強防堵吃案 )

這樣拍有算洩漏機密嗎?只是讚揚波麗士大人的辛勤工作而已

字這麼潦草連我都快看不懂,應該沒啥洩密之虞吧?

看著副所長慢慢走來,麥兜恩的幻想不禁又漸漸浮出

料想他應該會說:大膽刁民,這種小事也趕勞動本官出面!

白話→小姐,我想這種案件其實是偶發性的,所以 …

恩:大人請息怒,由於民女自幼家貧又突逢變故,求助無窗 …

但實際上,副所長開口蠻親切地問我說住哪兒、為什麼會停那裡?

副:其實我們受理的大部分是丟機車的案件比較多

  尤其是鑰匙插在摩托車上,我們都會把它帶回來

說著,他走向泊車台拿出大串鑰匙:這麼多放好久都沒人來認領

恩:鑰匙不見大部份會重配,誰知道會被警察拿走啊?

副:我們都會留紙條在現場 …

恩:歐 … 我不知道警察的業務這麼多 …( 還要保管車鑰匙就感心 )

      一般的處理程序應該是把鑰匙丟進行李廂啦! --- 劣

副: ( 笑 ) 這樣還要花錢請鎖匠,來認領不用錢啊!

        不過機車破壞~你有覺得什麼可疑人士,或愛慕者跟蹤嗎?

恩 OS :您真是太看得起我了,這年頭有誰要追歐巴桑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也是戳破車輪,然後故做英雄救美讓我搭便車,戳椅墊沒用!

恩:沒有啦!存心跟蹤的話,應該是我停到哪就割到哪

       沒那麼剛好停同個地方都遭殃,就是覺得有地緣關係才報案

       說不定大家都以為是偶然不反映,所以沒發現那裡有問題

      我問過婦產科老闆娘,她也說常聽說 …(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)

  這種小事本來可以算了,但我不希望附近其他鄰居再受害 …

副:是喔!那路口我們常去巡邏,那邊人現在是比較少一點了

恩:我之前還看到有警察在人行步道路口攔逆向行駛哩!

       人行步道又不是給車走的,逆向算違規嗎?

副:就算人行步道逆向本來就可以欄,但不是我們去設站的~

  繼光街人潮已經少了,再攔就沒人敢去了 …

恩:我以為警局有劃地盤,要在自己的轄區才能開單臨檢說

副:(三條線)沒有啦!有可能是交通隊他們 --- 撇清中

恩:那都去別人的地盤開單,這樣分局比較不會惹民怨!

副 OS : ( 汗 + 烏鴉 ) 這個刁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走?

接著又閒聊一陣,我看他並沒有想端茶出來的意思決定告辭 …

.

看著原來那個司機波麗士大人已經拿好車鑰匙準備

麥兜恩趕緊起身:很近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,不用〸分鐘捏~

波:沒關係啦!我就順便送你回去 …

恩 OS : $&^(*#$#% 難得我臉皮這麼厚也會歹勢

熱情的副所長送我出門口:有機會可以多來走走啊!

恩 OS :幹嘛沒事叫我多去警察局走走,我並不太想哩

           咱們台中人真是太熱情了,要請人泡茶抬槓也看地點邀約吧 …

短短的三分鐘車程,司機良伴麥兜恩像好奇寶寶又聒噪起來

像是轄區範圍在哪、火車站是不是問題比較多,開始發問亂聊 …

恩:請問你們會開未打方向燈的紅單嗎?

波:未打方向燈?基本上我們很少開,但其實有法規可以開 …

恩:是歐!我每次說到被開轉彎未打方向燈罰 900 就會被笑

波:在哪裡被攔的?

恩:公園路右轉三民路,我看燈號是綠燈,沒紅燈右轉應該 OK

      結果居然還是被攔下來開單,有夠扯的超搶錢

波:哪個分局?

恩:我記得紅單上好像寫「大誠」吧 …(分明是吸血分局

波:是喔 …%(&%$#*)

下車前親切的波麗士大人,還很好心提醒麥兜恩要移車呢!

我想他私下應該捏了一把冷汗,終於可以擺脫我了 …

~咱們納稅人的錢,總算沒有白繳了~

至少身為受害者的我心情愉快,還莫名地坐了人生中第二次警車!?

突然覺得整趟陳情過程,好像變成麥兜恩的紅單尋根之旅

真搞不懂我到底是去報案的,還是去警局做家庭訪問交朋友的?

.

《特別收錄─補椅墊的春天》

硬撐著破掉的椅墊,面對一週的溼冷的天氣,我終於在週末放假可以處理它了

背面一掀,塑膠板上已經盯了兩排釘...代表已經有換過的記錄

地上這兩片屍體─左邊是第一次被割(上),當時沒有整片換掉只是往上再裹一層

因此當第二次被割時,新仇+舊恨總共留下兩道刀疤...這時比對起來格外殘忍

這回特地挑了一個止滑的新外套,試穿中~

 

緩緩的將新皮ㄅㄟ好,準備要開釘了...

可能太多排釘讓新手師傅覺得有點棘手,換了資深的老師傅來操釘

修修剪剪後,終於完成了補墊大業,花了兩百五〸大洋

據說在機車行換的價錢會再被加收一點錢,可能要花到三百大洋以上

而且還偷懶地直接覆蓋上去(如上例的雙層哈比書套)...

因此,如果有大德不小心也遇上這等憾事時,記得認清專業椅墊店

雖然椅墊終究是補好了,但卻也怎麼補不了我受傷的心和荷包啊!

創作者介紹

TUBS-N山寨新聞台

麥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第437號貓腳印
等級:5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台北朋友被不知名人士電話、簡訊騷擾,可怕的是對方知道朋友的暱稱及住址,請求補快大人幫忙,補快竟然說沒有辦法啦.... 硬是把朋友趕走,大概要等出了人命了,台北的補快才願意處理吧
  • 是喔~有些波麗士大人就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!可能覺得我們這些活老百姓大驚小怪吧?不過我第一次坐警車也是在中和丟機車時捏,熱不熱心應該是看個人,而很難一竿子打翻一個警察局啦
    通常想敷衍了事的波麗士只會欺負善良小民,所以我們才要IN起來,堅持備案或報案...不然吃虧的還是自己,順便跟你分享一下今天的新聞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090615/78/1l9nj.html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亞里莎
等級:7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想想前來敲門的消費券 ...
    心裡和荷包 可能會好過一點  
  • ~沒有申請到的話,就是按錯門鈴的惡作劇了,結局差粉多啊~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Ywen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應該是那位副局長很愛跟美女哈啦喔?

  • 也是親民服務之一吧,算他眼力好啦~雖然本人長得很善良無害,但是敢隨便敷衍老百姓的話,我就要變身芭樂亂報的正義使者了!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Ywen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看到你寫說他要你沒事多來走走,真的好幽默
  • 呵...應該說是苦中作樂吧?當時看到那道刀疤時,只有欲哭無淚的感覺...不過,比起在下雨天中,看破掉的椅墊吸飽水的慘狀是好那麼一點...
    不過,副局長的熱心應該只是台灣人的口頭禪啦~就像是見面時會說"呷飽袂",道別時會說"下次再來坐"之類的
    礙於版面關係我就沒有提到太多細節,其實備案當晚我揹著球拍,副局長居然還說:尤其像是遇到"背著槍"的,我們會特別注意...害我差點冷到打噴嚏!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niki在斯里蘭卡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把他爛樣po上來,讓大家來吐他口水
  • 我在想波麗士大人一定覺得這是雞毛蒜皮的小事,應該不會太費心去處理
    抓不抓是其次,只要多加巡邏有嚇阻的作用,降低其他人受害機率就好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ROC21
等級:7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真破案了 真厲害 
  • 只是備案備個心酸而已,破案之路還很遙遠呢!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yvonne2111妹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就寫在跟你同樣ㄉ那種本子裡呀!
    總之我爽啦!沒有三聯單無所謂, 但我就是要他們寫上去嘛! 我是納稅者耶!為什麼不能要求應有ㄉ權益呢!


    民國100 幸福100
  • 是啊~發生這種事不能摸摸頭就算了,一旦姑息養奸只會讓更多人受害而已,趁著小事還沒變大,趕快化無比較好...說不定你被偷包包的地方,也是宵小猖獗呢!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Nancy魏's(忙~疏於拜訪請見諒!)
等級:8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呵呵!
    之前我的車被劃破輪胎
    如果不是自己覺得騎怪怪去檢查
    什麼時候出事也不曉得啦!
    挺恐怖的啦!


  • 呵呵...沒有氣的輪胎真的挺嚇人的,一轉彎就會歪七扭八,騎車也會整個不順
    幸好你有早期發現、早期補胎,否則難說不會犁田啊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Goo55555
等級:4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 
    請問

    你認為是醫院破壞您的摩托車嗎?
  • 你是哪家報的?芒果亂報嗎?就說有鹹魚了,幹嘛硬要給它翻身...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

  • Goo55555
等級:4
留言|加入好友
  • 你認為是醫院破壞您的摩托車嗎?
  • 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...
    基本上,由於地緣關係、瓜田李下,我個人認為有鹹魚...

    麥兜恩 於 2011/04/07 00:2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