猶記得那是一個平凡無奇、又濕又冷的天

每件厚重的衣服下都包裹著火熱的胴體和鮮血

這樣欲振乏力的上班日,我在電腦螢幕前面遇見了素未謀面的她

我們一噗即合,就像兩顆陌生的心突然被一箭射穿

迫不及待地貢獻出彼此的體液,享受那稍縱即逝的歡愉 ……

~都是這個熱血沸騰的噗浪訊息啦~

害人家不畏寒冬就用著午休時間驅車前往共「香」盛舉

而且消息不慎走漏,所以還多帶了個「在室」的同事去湊熱鬧

為何說人家是「在室」呢,因為她是內勤人員所以都在室內工作

哈哈!又耍冷了,實際上不是大家想的那回事啦~

因為聽說她多次捐血都無法如願,一體檢就自白熬夜、感冒吃藥的

才會踏上捐血車後,都得到銘謝惠顧的安慰獎→下次再聯絡

所以當天逮到難得的好機會,就跟著麥兜恩殺出這條「血路」!

.

原本把捐血當吃飯的麥兜恩還一派自然地想說應該就跟平常一樣

結果一上捐血車,不但戒備森嚴要量耳溫→不管新舊流感發燒都必踢

還要隨即戴上「忘了我是誰」口罩加強防疫、避免妨礙市容 ( 我亂掰的 )

而最關鍵就是大家最愛的:和護士姐姐「密室交心時間」

好傻好天真的我也想說,應該就是量量血壓、扎個第一滴血而已

頂多再例行公式問有沒有吃飽睡足之類的,哪知現在的服務超乎我想像

護:你昨晚幾點睡?有超過八小時嗎?

恩:大概〸二點左右 …( 是理想時間 ) ,上班時間是九點應該有吧 ( 心虛中 )

護:中午有吃嗎?

恩:有 …( 不過是等下捐完血後的中午 ) ,其實早餐接近〸點吃根本不餓

此時,我想說兩大重點問題都問完了,應該剩下一些不重要的對話

通常護士姐姐都會快速帶過,多久內有沒出國、吃藥、打針拔牙什麼的?

結果她突然冷不防地問了一句:最近有沒有性行為 ……

OS : ( 上班是發了不少 Mail 啦,一天大約有〸次信行為吧 )

麥兜恩暗自抽了一口氣後,擦掉冷汗很含蓄地回答:應該有吧

就算沒有也要說有,絕對不能因為一點可疑而前功盡棄 …

想不到這個問題並不是尷尬的終點:那兩年內是同一個對象嗎

OS : ( 其實平常除了跟同事廠商之外,偶爾會跟老闆來一下 ……Mail)

聽完臉已經黑一半的麥兜恩不敢多有耽擱:對 ……

我已經開始懷疑這位姐姐是瑪利歐派來試探我有沒有劈腿的 Spy

幸好她沒繼續問我「第一次是怎麼發生的?」

否則就要檢查有沒有攝影機了,說不定是整人節目或 AV 現場!?

訪談後才發現捐血數〸次,第一次在沒抽血前就有頭暈的感覺

我猜這時候趕快用耳溫槍來量,體溫應該已經衝上 40 度了

不知是不是我太久沒有到捐血車捐血 ( 因為平常是直接去捐血中心 )

才會被現在捐血問診尺度直逼婦產科的「深入」所驚嚇

所幸麥兜恩平日「守身如慾」才能安然通過這「火盃的考驗」 …

.

結果當我如釋重負地走出小房間,一遞上個人資料等抽血時

名字馬上又被眼尖另一位的護士姐姐認出來:ㄚ你不是那個 &%#*&%

對~ it’s me(+ 三條線 ) ,我已經低調到戴口罩只剩下眼睛還不夠嗎?

想不到麥兜恩一介草民在台中的捐血中心還算小有名氣 …

可能是因為裡面的護士都會內外勤輪調,只是剛好遇到認識我的

所以就邊抽血邊開心地小聊了一下 …… 直到瘦了 0.25 公斤

其實當時內心有偷偷慶幸沒在體檢室亂講話,不然惡名很快就在中部五縣市傳開

~那個就是一天〸次「信行為」、還從廠商同事搞到老闆的麥兜恩~

想到還真令人不寒而慄,人怕出名豬怕肥,偏偏我兩樣都很怕

留影送上「在室」的吳佳佳同事第一次 …… 捐血經驗

為了吃到一桶難求的黑師傅捲心酥,她還真是豁出去挽袖拼了

「完事見紅」後的吳佳佳同學終於如願換到蛋糕和捲心酥

反觀還在寒風淒雨中排隊捐血的人潮,我們算是幸運多了!

~混著血水、雨水和口水換來的甜在心戰利品~

天使蛋糕切來請辦公室的同事們吃,黑師傅我就自己帶回家補血了

我想這場既驚又喜的捐血記,不只是吳佳佳同學難忘的第一次

也是麥兜恩挑戰 AV 專訪的第一次,的確值得紀念並傳頌!

※警語:以上不良示範純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台立場,請勿隨意模仿

噗浪延伸閱讀~捐血性行為幕後花絮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麥兜恩 的頭像
麥兜恩

TUBS-N山寨新聞台

麥兜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